务川洪渡河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318|回复: 1

冬哥:风雨归来仍少年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1-8 11:16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DSC_3654_副本_副本.jpg

       年过不惑的冬哥看起来仍然那么年轻,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。从十九岁那年出门远行,一直到现在,冬哥走了一些路,经历了一些事,看过了一些风景,归来的时候,他却依然宛如当年那个即将远行的少年,在时间和命运面前坦然自如。
       “懵懂、无知,对前途和命运的无所适从。”谈到学习经历时,冬哥这样概括自己。因为时代和当时环境的原因,他的成绩一直不是很好。1995年,十九岁的冬哥高考落榜。面对失败,惶惑的他在几个同学的撺掇下去了广州,一路漂泊,随后又从广州去了东莞。“没有梦想,出行更像是对失败的逃避和对心灵的慰籍。”冬哥说。
      刚到广州的那些日子让他一辈子记忆犹新、永生难忘。因为大量外地务工人员涌入,为方便管理,那时到广东打工必须要办暂住证。“由于信息不畅,环境陌生,自己并不知道要办暂住证、在哪里办暂住证,刚去的那些时间感觉整个人都是蒙的。”冬哥说,自己没钱租住房子,为了躲避当地联防队的巡查,他一天东游西逛,到处找工作,随身只能带一卷凉席,过着天当被地当床的日子,在路边、在桥下、在工厂的围墙角,随时搭着流动“地铺”,随时还要躲避联防检查暂住证。有一次,因为白天太困,晚上在路边睡得太沉,冬哥失去了警惕,被联防队发现。联防队的警犬用长长的舌头在他脸上舔来舔去,将他从梦中惊醒。“当时自己正做梦娶媳妇,这只大狼狗打搅了我的美梦。”冬哥说着笑了起来。
       后来,老乡们凑钱帮忙将他从派出所接出来。1996年,在晃荡了快一年之后,冬哥终于进了一家工厂打零工。“没有知识,没有文凭,没有技术,只有干零杂工,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。”冬哥说。
       1996年下半年,一个工友在了解冬哥的经历后,竭力劝说他返校补习,“如果不读书,你这辈子就毁了,你还年轻,不读书出来打工太可惜了!”朋友苦心劝说,并资助他220元钱,他用170元买车票,50当零用,坐上了回家的客车。“1996年,220元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,就是这笔巨款改变了我一生。”冬哥说。


DSC_3628_副本_副本.jpg

      回家的路上,车到广西境内,途中吃饭休息间,同车有三名纹身男子有意无意找冬哥聊天。“兄弟,看你穿一身迷彩服,你是干什么的?”一名男子问。冬哥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他有些害怕。出于本能,他故意编起了谎言,“我是警校的学生,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了。”果然,听冬哥这么一说,三名男子对他顿时多了几分“敬意”。随后三人说出了可怕的秘密:车上大多数人打工多年,随身携带不少现金,把他们抢了正好可以大捞一笔。因为看到冬哥身穿迷彩服,他们不敢贸然行动,为了使计划得逞,他们劝说他入伙。冬哥听得心惊胆战,不敢答应,但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壮着胆子说,“我不参与,我也不阻拦,只是和我同座的女生是我妹妹,你们不要动我们两人。”那时通讯不便,冬哥涉世不深,一个人力量又薄弱,就这样,他眼睁睁地看着三名男子洗劫了一车人的血汗钱,除了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女生。“实在没办法,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很难过,我那时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无助。”谈到这段经历时冬哥很揪心。
      到了务川后,旁边的女生为了感谢素昧平生的冬哥,随即掏出300元,无论如何要让他收下。那时,300块钱是一笔“惊人”的数额,拿了这笔钱,他先去一中补习班报了名,余下的钱当生活费,就这样开始了复读生涯。半年后,冬哥被省电大录取。虽然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,但总算迈出了新的一步。
      1999年,大学毕业后,冬哥被分配到贵州建工工作。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他身无分文,生活拮据,没有钱租房,就把被条抱到单位,睡办公室。在办公室睡了一年多,有一天,一个住在集体宿舍的老人因病去世。管理宿舍的同事为了照顾冬哥,悄悄将消息告诉了他。老人的遗体刚搬出来,冬哥便先下手为强,迅速用准备好的铁锁把门锁上,占为己有。
      由于天气暑热,老人去世后发现时间较晚,房间里有一股难闻的味道。冬哥不敢迟疑,随即买了一些福尔马林和生石灰,将屋子收拾一番,便买来床铺,当晚便住进了房间。对于冬哥来说,这个房间太宝贵、太重要了。“其他什么都没有考虑,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自己终于有了一个窝,不用再睡办公室了。”他十分感慨地说。
       就这样,冬哥从三公司干到六公司,从六公司干到总公司,从省内到省外,再从省外回省内,最后从一名普通职员逐渐走上管理岗位,成为公司领导。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,冬哥逐渐在贵阳买了房,买了车,成了家,早早就从那个房间搬了出来。但谈到那个时期,谈到那段岁月,他却津津乐道,念念不忘。


DSC_3619_副本_副本.jpg

      冬哥说,自己像大多数70后农村孩子一样,缺乏指引,不管是读书的时候还是工作期间,随遇而安,对生活没有太大的希望和期冀。不过不管什么时候,自己对生活始终没有气馁,像石缝里的小草一样,虽然没有选择,但是一直顽强生长,在一个又一个流年里,快乐地生活着。
      无数青葱岁月,只是点燃几支香烟的时间里的故事。正如许多同龄人一样,冬哥普通平凡,跟许多同龄人不一样的是,他懵懂随心,对待生活的态度永远乐观积极,从不怨天尤人。
      兜兜转转一圈,步入不惑之年,冬哥一如当初出门远行的少年,坦然接受命运,在生活中笑靥如花。(文/陈勇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秋日孤婺落霞,天高云淡听蛙,流水羊群飞鹰。远古丹霞,龙潭古寨人家。”——冬哥
发表于 2017-11-10 10:5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风吹屁屁凉
写得好。冬哥也甲。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务川洪渡河论坛

GMT+8, 2019-3-23 14:41 , Processed in 1.11198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